首页 > 御电神医:我人电麻了 > 第80章 贱人肖婷婷

我的书架

第80章 贱人肖婷婷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“JC同志,在亿电集团死了人,真是非常抱歉。”
“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肖长德满脸歉意,不急不缓说道:“那天……”
“我和张冷峰、赵紫莹正在商讨集团内部事务。”
“陈阳可能是有什么误会,突然破门进来,对着张冷峰拳打脚踢。”
“死者听说是张冷峰的保镖,自然要出手保护老板。”
“两个人就这么扭打起来。”
肖长德不动声色的颠倒黑白,见陈阳脸色越来越青,他更加淡定的喝了口水,继续缓缓说道:
“后来他们两个人分开,彼此站的很远。”
“你们也知道,我老眼昏花,看不真切。”
“我就仿佛啊,看到陈阳的身影闪了一下。”
“手里好像是拿了一根玉米一样大小的东西,在死者胸部那么一戳。”
“跟着对方就倒地,没了动静。”
“当时的情况,大概就是这样。”
肖长德说完,默默闭上了嘴。
陈阳无语。
不得不佩服,到底是领导。
这讲话的艺术就是不一般。
把黑的说成白的,把子虚乌有说的和真的一样。
“陈阳,人证在此,你怎么解释?!”
卢局长怒视陈阳,想用眼神吓住他。
“看不真切……似乎……好像……”
陈阳不屑冷笑道:“这还需要怎么解释?老家伙老眼昏花,吓傻了呗。”
“连他都不敢打包票的证词,你们JC也敢采信?”
陈阳反问卢局长。
“你少油嘴滑舌!采信不采信,不是你操心的事!”
卢局长猛拍桌子,吼道:“只要有人提供证词,我们就有义务甄别!”
“如果你对此不做辩解,那么抱歉,我们就必须继续拘留你。”
“直到真相大白那天!”
只要能把陈阳关进去,接下来就好给他定罪!
受贿的300万,才不至于吐回去。
陈阳听卢局长的霸道言论,顿时气乐了。
槽点太多,他都不知从何处开喷才好。
就想跳闪过去,一个大逼斗,直接扇在姓卢的脸上。
高个儿队长看不下去,插话道:“局长,这种证词可信度不高,我们没理由再拘留陈阳。”
“屁话,我是领导,你是领导?!”卢局长怒道。
一个小队长,敢当众丢他局长的脸面。
回头就给他撤了!
业务能力再强,不能揣摩领导用意,都是白搭!
卢局长气愤无比。
“你!”高个儿队长业务能力在身,也不是受气的主儿。
眼看场面要乱。
“两位同志,先听我说一句……”
肖长德忽然站起来,一脸严肃道:“我还有一事,希望你们主持公道。”
说完,老头竟然两眼婆娑,流下了眼泪。
一副天大冤情的模样。
他来到卢局长面前,扑通往地上一跪。
手颤抖指着陈阳,声泪俱下道:
“这小……小王八蛋……”
“对我闺女……婷婷……用强……”
“呜呜呜……婷婷现在还不敢出门……天天把自己锁在屋里……”
“前阵子医生诊断,重度抑郁症……”
“她才二十多岁……如花似玉……”
“同志们,你要为我做主啊!……”
肖长德痛哭流涕,流下慈父般的眼泪。
此言一出,在场全部呆立。
陈阳更是两眼瞪大,差点跳起来。
这特么什么情况!
他什么时候搞过肖长德的闺女。
肖婷婷他确实记得,那女孩跟他差不多大,富二代,眼睛比脑袋还高。
那对儿特意练过的翘臀,在她竹竿般的身材上,显得又硕大又结实,很是显眼。
当时陈阳还多看了两眼。
看肖长德哭的声情并茂,不像是假的。
陈阳甚至怀疑,难道自己什么时候真把肖婷婷搞了?
他仔细回忆一番,还是一点印象没有。
“畜生,真是畜生。”
卢局长对陈阳痛心疾首:“社会败类。”
“肖董事长,你别难过,我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!”
“来人啊,给我关起来!”
卢局长一声令下,将陈阳重新带回关押室,看管起来。
陈阳就这样,莫名其妙的,再次回到了豪华VIP单间。
距离上次离开这里,还不到一小时。
“好巧,又见面了。”
陈阳摸着软床,自嘲了一句。
他躺在床上,越琢磨越不对劲。
他肯定是没搞过肖婷婷。
那为什么肖长德非要给他泼脏水?
想了一会,他就想明白了。
估计肖是担心一只鹰的命案关不住自己,而自己一旦出去,必然知道是他做的伪证。
再者,当时张冷峰对赵紫莹无礼,他在旁边看戏也有份。
种种事情,都说明自己肯定不会饶了他。
那他就只能先下手为强,索性再来个诬告,让自己把案底做实。
反正现在这社会,非礼女性这种事,男人想自证清白非常困难。

妈了个巴子。
陈阳想明白后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。
“呵呵,既然如此。”
“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。”
陈阳暗暗咬牙道。
等到了晚上。
约莫11点钟的样子。
看守人员刚上夜班,巡视了一圈,发现陈阳板正的躺在床上,睡得呼呼的。
一切安好,他便坐回值班位置,打开王者,游戏起来。
“敌军还有30秒到达战场。”
陈阳缓缓睁开眼睛。
眉毛拧紧,凝聚意念。
一股强大的电波瞬间散开。
所有摄像头pia的一声,内部感光元件全部失效。
监控画面定格在最后一秒。
陈阳悄然翻身,来到门口。
双指并拢,做天线状。
随着陈阳发功,他的指尖不断散发出休眠电荷。
电荷附着在空气中的颗粒上,缓缓流动,进入了所有人的鼻腔。
约莫二十分钟后。
关押室内所有人全部进入沉睡状态。
这下再没有人能发现陈阳的举动。
陈阳嘿嘿暗笑,接着大拇指在门锁上轻轻一按,电流射出。
啪!
门锁锁芯被电流击打移位。
门应声打开。
陈阳一个错身,闪出单间门外,反手将门带上。
紧跟着,他双脚用力一蹬。
人影爆射而出,卷着风闪到大门口。
外面零星几个值班人员。
陈阳暗道,这么一个个迷晕了出去,太过麻烦。
他抬头左右一瞧,只见角落里有一扇小窗,通往大楼外面。
“嘿嘿……”
陈阳暗笑一声,身形闪动。
来到窗边,开窗,弹跳。
眨眼间,人已到了马路上。
回头一望局子,陈阳嘴角上挑嗤笑:“想关老子,下辈子吧。”
附近打了个车,直奔肖长德别墅。
“老瘪犊子,敢害老子。”
“还有那个贱人肖婷婷。”
“给我等着。”
“今晚要你们父女好看!”
陈阳在出租车上,咧嘴骂道。

sitemap